学习天地

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资讯 > 学习天地

再看低价中标与工程质量之间的关系

浏览次数:703    作者:htgj    发布时间:2016-06-30 19:23:01    字号:        

1为何招标中出现拼价格的现象
最低价中标,但是实际上这个最低价应该是从立法的初衷来理解,这个价格考虑了很多因素,中国采购与招标网总裁朱建元认为。实际上“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是指“在投标文件能够满足招标文件实质性要求的投标人中,评审出投标价格最低的投标人,但投标价格低于其企业成本的除外”。从概念可以看 出其实质:(1)投标文件能够满足招标文件实质性要求。(2)经评审的投标价格最低。(3)投标价格不得低于其企业成本。抓住这三点,也就理解了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经评审最低投标价法有着人为因素干扰少,招标工作效率高,通过投标人之间的相互竞争,实现投资效益的最大化等优点。实际上“我们国家并没有强制一定是最低的价格中标,给你多种方式了,所以低价不是问题”创合研究院俞烈认为。
那么在实践中为何出现拼价格的现象?第一、以生活垃圾发电项目来说,就曾经发生过在技术上拉不开距离的情况下,价格战就成为必然的案例。如果设定最低合理价格,那么参与的企业为获得项目也必然都按照最低价格报价。企业为了获得项目,出现不择手段压低价格,一旦中标后采取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等方式把它所谓的成本降下来。第二、国内所谓的低价中标,或者在施工过程当中的变更,都是履约能力相对差造成的,之后就会导致浮动的空间比较大,确实是低价中标了,亏了得自己担着,在这种情况下难免出现使用劣质材料的问题。第三、有些工程对施工对施工队资质要求高,但往往现场施工的企业却不具备施工的资质。以聚氨酯跑道施工来说,聚氨酯跑道由于要对原材料进行现场调配,这个过程中对施工企业的技术和资质就会要严格的要求。在2014年之前体育场地设施工程要求三种级别承包资质,塑胶场地工程需由专业资质企业承包建设的资质规定。由于取消施工资质之后,中标企业在中标之后,招来的施工队伍并不一定具备专业资质,施工过程就有可能存在瑕疵,有可能存在违规添加苯类等有毒物质的情况发生。

2.高价中标是否能解决劣质、偷工减料的问题

   在工程建设的程序中,招标投标仅仅是其中的一个环节,招标投标的结果只是形成一份合同,无论采用哪种评标方法和标准,工程能否按照合同顺利实施,关键还在于对合同履行过程的监督和管理。如果放松了对合同履行的监管,合同的实际执行能力是相对弱,即使是再高的价格,也有大量的机会在里面,包括假冒伪劣,检查验收不到位,高价一样可以假冒伪劣,只是你发现不了,导致了一些公司在充完低价以后有自己的利益空间,最后通过缺斤短两导致的项目的质量产生问题。这意味着在标后并不是因为价格因素导致的,一定是会在合同不履行或者是违约的情况。因此,中电建李志勇子认为,中标人中标后的履约能力对工程或者货物的控制的严格的程度,业主跟监理的授权等有很多细节是值得研讨的。

3.仅仅从投标邀约到合同签订是否就把握工程质量
   通常走正常的招标程序了,招标书里的工程量清单价格,货物标准都很合理。但实际上仅仅从招标即从投标邀请到合同签订的这一环节把控承包商的质量是不够的,一个有经验的业主应当重视资质预审潜在承包商库的建立和反馈。“这里面,最重要的是在招投标中不管中介机构还是采购方都是走程序,很多时候建设主体和使用主体不是一家,投资主体和经营主体不是一家,核心在于管理者和操作者之间的利益的一致性,这种不一致性最后的结果是用了招投标法没有买来好的东西”,北京城市排水集团采购部主任苏永杰认为。采购主体如果在这方面对质量的认识还没有达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拿文件里面可以标出来的指标化量化质量的问题控制的时候,往往买回来的东西是便宜了,但是东西有问题了,造出来的工程是豆腐渣工程,合同合的时候,实施方完全是符合你招投标文件规定的条件,最后的结果并不在招投标法程序里面出了问题,而是在程序之外出了问题。

4.国外的低价中标是如何保障质量问题的
中建集团李君说,我在国外呆了七年,基本都是最低价法中标,国外招标最重要的是招标人负责制,招标人对自己的利益是非常清楚的,如果是过低的价格偷工减料是必然的,但是他明白这是害自己,招标人负责制是很重要的基础点。
  实际上在国外不管招投标的模式或者是在未来履约的过程主导的方式是以结果为导向的。中电建李志勇认为,业主对他自己想要的目标会相对比较明确;二是在这个过程当中适当的控制目标,国外的个人控制是比较严格的,跟国内的监理的体制有很大的差别,通常会聘任相应的工程师包括自己的队伍,严格的按照投标报价的文件,报出明确的施工方法和工艺,真正按你当时的约定履行来执行;第三最核心的部分是履约,真正的按照合同的约定来履约。


结论:因此,招标制度解决的是市场竞争充分的问题,对于招投标合法合规以外的投资成本控制(低价、高价)和质量之间的问题可通过合同中的专用条款进行约束,严格按照相关法律走,加强合同执行能力,否则一旦中间哪个环节出现问题控制就更难。此外,除了商业道德以外,技术需求里要有明确的目标,在验收环节需要严控评价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