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山西矿业权招标拍卖挂牌 省级“政务超市”敲响首槌

浏览次数:683    作者:htgj    发布时间:2016-08-01 10:39:49    字号:        
“60号竞买人335万、69号竞买人340万……98号竞买人355万第三次,成交!”7月13日,山西省政务服务中心,全省采矿权招标拍卖挂牌第一槌在该中心搭建的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平台上敲响。这不仅结束了山西近年来没有公开出让资源的历史,也是山西省级“政务超市”投入运营后,7个公共资源交易平台中的第一场资源交易。
第一槌的敲响,源于今年1月《山西省煤炭资源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的出台。《办法》的正式实施,是继清费立税、煤检站撤之后,山西革命兴煤的又一破冰之举。
意义重大 省政务服务中心首拍
●正式挂牌出让之前,已面向社会提前公告
●竞买人表示,整个过程公平、公正,作为企业,觉得买得放心、舒心
当日上午9时,山西省政务服务中心B座5层的公共资源交易平台会议室内,该中心运行后首场矿业权公开拍卖在这里举行。
在太原市城西公证处公证人员、律师、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领导见证下,拍卖正式开始。当天公开挂牌出让的一宗矿业权为:天镇县张西河乡深沟夭铁矿探矿权。资料显示,该矿区行政属天镇县张西河乡,矿区估算铁矿石资源量34.67万吨,有乡村级公路相通,交通较为便利。正式挂牌出让之前,该矿已面向社会提前公告。
拍卖以增价方式进行,主持人宣布起拍价为人民币330万元之后,60号竞买人第一个举牌报出335万元,几轮增价之后,最终98号竞买人以355万元竞得。
上午10时,在同一个交易平台,由于报名企业少于3家,受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委托,山西省国土资源交易事务中心组织了长治市沁县册村镇后泉村(七星泉)矿泉水采矿权、昔阳县皋落镇小东裕村石英砂岩矿探矿权的公开挂牌出让。
最终,前者由99号竞买人以最高报价2240万元竞得,后者由66号竞买人以最高报价2180万元竞得。“这个结果比预想的稍微高了一点,我们原来测算的最高价格为350万,现在多5万拿下,还在合理承受范围之内。”竞得天镇县张西河乡深沟夭铁矿探矿权的98号竞买人刘先生表示,现在矿业市场行情普遍不好,但经过前期考察测算,他们对市场前景很有信心。
现场,竞得其他两宗矿业权的竞买人均表示,整个竞买过程公平、公正,作为企业,觉得买得放心、舒心。
去行政化 矿业权不再有政府审批干预
●以后煤企在矿井里不仅可以采煤,遇到铝土矿、硫铁矿等伴生资源,只要取得资质都可以开采
●不允许有暗箱操作,不给“递条子、打招呼”留机会
●今后,山西煤矿买卖产生的超额利润,不会再流入个人“腰包”
众所周知,我省是煤炭资源大省,截至2014年年底,山西已累计探明煤炭资源储量2943.3亿吨,保有资源储量2689.67亿吨,保有资源储量占全国总量的17.56%,居全国第三位,全省119个县(市、区)中有94个产煤县。
丰富的煤炭资源蕴藏着巨大的经济利益,煤炭作为政府手中掌控的自然资源,也成了滋生腐败的“标的物”。在一定程度上,煤炭资源配置行政主导成为山西腐败滋生的土壤。而且,长期以来我省一直以协议出让方式配置煤炭资源,存在程序不规范、不透明、价款标准不能反映市场变化等问题。
煤炭资源配置的漏洞多,行业管理的弊端大,在经历塌方式腐败之后,如何推动一场大的煤炭革命,通过供给侧改革,有效化解产能过剩,成为山西省委、省政府确定的一个省级课题。
今年年初,《办法》出台。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以一制之举去行政化,至此山西矿业权不再有政府审批干预。“《办法》出台的背景,主要是针对煤炭资源审批不公开、不透明,煤炭资源矿业权转让二级市场监管缺失,导致开发混乱、腐败丛生等问题。”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许大纯表示,《办法》实施,让很多挣扎在生死线上的煤企看到了希望。
作为十项创新之一,《办法》规定,今后,矿业权人不仅有权勘查、开采煤炭资源,也有权勘查、开采批准范围内的共伴生资源。这就意味着,以后煤企在矿井里不仅可以采煤,遇到铝土矿、硫铁矿等伴生资源,只要取得资质都可以开采,一次投资可以有多样收益。这一看似改革的一小步,其实是激活矿产资源市场交易的一大步。“几千万买个矿,转手卖出几个亿,今后这样的情况在山西不会再有。《办法》用制度堵住了权力漏洞,今后矿权出让转让将不得再有私下交易。”许大纯表示,作为全国创新,今后山西矿权出让转让将实行总量控制制度。年度出让总量由省政府确定,出让转让要招标拍卖挂牌,个别属于协议出让范畴的,也要像招拍挂取得矿权过程一样,向社会公示价格及其他内容。“把所有的‘家底’都向社会公开,最终的成交价格也要告知社会,这表明了省委、省政府的煤改立场,不允许有暗箱操作、不给‘递条子、打招呼’留机会。”许大纯表示,除此之外,《办法》还提出要限制超额利润,经国家批准以后,山西省实行煤炭资源矿业权转让特别收益金制度,这就表明,今后,山西煤矿买卖产生的超额利润,不会再流入个人“腰包”。
今年5月26日,山西省国土资源厅通过官方网站对外发布公告称,根据《山西省煤炭资源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办法》,经山西省人民政府研究,2016年度山西省煤炭资源矿业权年度出让总量为零。
一个制度的出台,不仅让一个省份的矿业权出让转让“家底”向全社会公开,同时,《办法》还对煤炭资源矿业权出让方式进行了明确规定。今后,煤炭资源矿业权实行公开竞价出让。公开竞价出让包括招标、拍卖、挂牌等方式,以拍卖为主。
矿产资源二次转让 有了公开市场
●二级市场资源交易前,将进行资源价值评估,如果交易价格低于评估价,政府将优先收购,以避免国有资产流失
●二级市场流转速度越快,国有资产、民营资产、社会资产能充分利用起来,把死资产盘活,这不仅对买卖方来说是件好事,对我省供给侧改革落地也意义重大
一直以来,山西矿产资源一级市场以审批为主,这就让审批者有了自由裁量权,从而滋生腐败,往往是企业个体得利,国家蒙受损失。
而监管更为缺失的,是山西煤炭资源二级交易市场。比如,某煤企想把矿卖给另一家企业,矿值多少钱?由两家企业谈好,国土资源部门只是充当交易见证人,按照两家商量好的结果,给予见证和相关手续办理。煤矿资源在交易过程中的价格评估,一般都是利益方在市场上寻找评估公司来定价,其中的猫腻不言而喻。最终交易价格的溢价部分,也都是企业个人所得,国家蒙受相关财税损失。
这样混乱的二级市场交易,政府相关部门不仅担当不了真正监督者的作用,由于没有正规统一公开的市场,有资源买卖意愿者,也只能仅凭有限的信息源来开展交易,一定程度上,也使二级市场流转速度变慢,一些资源得不到快速、有效盘活。
7月13日上午的挂牌出让现场,还有一宗较为特别的矿业权出让——受企业委托,政府部门在公共平台上进行出让。这意味着,我省的矿业权出让有了正规的二级市场。
现场,受大同市东周窑煤矿的委托,山西省国土资源交易事务中心通过挂牌方式公开转让了该宗矿的采矿权。最终,8号竞买人以1.85亿元的价格竞得。“我们这个矿是1982年建、2002年投产的国有煤矿,如今的储量有4000余万吨,这个价格还算满意。”大同市东周窑煤矿矿长杨红悦表示,以前山西没有二级矿业转让市场,私下交易混乱且容易出现各种风险,现在政府搭建了统一平台,作为卖方不仅不用自己找下家,价格、整个交易过程也更为放心,最终交易价格也更公平合理。
今年4月,我省面向社会发布《山西省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意见》,“十三五”期间,全省将从源头入手,严格控制煤炭资源配置,暂停公开出让和协议出让煤炭矿业权,暂停煤炭探矿权转采矿权审批,千方百计化解煤炭过剩产能。
过剩产能怎么化解?需要相关部门出台有针对性的措施,紧接着,我省各部门又牵头制定30项《实施细则》。由山西省国土厅牵头制定的严格控制煤炭资源配置实施细则中,明确提出了“两暂停、一鼓励”具体内容:“两暂停”是暂停公开出让和协议出让煤炭矿业权,暂停煤炭探矿权转采矿权审批;“一鼓励”是鼓励煤矿企业进一步兼并重组整合,通过加强矿业权二级市场建设,规范探矿权、采矿权在二级市场依法流转盘活资源,并探索对二级市场超额收益或市场暴利进行合理抑制和科学调节。
“一级市场去行政化,二级市场盘活资源,结合我省供给侧改革,山西的公共资源交易也有了公开公平公正的二级交易市场。”山西省国土资源交易事务中心主任赵利斌表示,过去的矿产资源交易,是政府先审批后交易,现在是公开的市场交易完了,再办理相关手续。这样一个角色转变,让每个人手里没了权,完全由市场公开交易说了算,也就没了滋生腐败的可能。
 谈到山西煤炭资源二级市场规范运营,赵利斌说,二级市场资源交易之前,都将由市场委托的社会评估机构进行资源价值评估,且该机构对评估结果终身负责,如果交易价格低于评估价,政府将优先收购,这就避免了国有资产流失,让资源价值实现最大化。
“二级市场还有一个特别的功能,就是二级市场流转速度越快,国有资产、民营资产、社会资产就能充分利用起来,把死资产盘活,这不仅对买卖方来说是件好事,而且对我省供给侧改革落地意义重大。”赵利斌表示,有了统一的市场,二级交易买卖方不必再东奔西跑,也不用再担心交易价格是否和资源价值真正相符。